其他係列列表
  • 當我把你的手重新牽起
  • 其他
  • 連載
  • 2024-05-27
  • 姚燁被迫參加了一場家裡安排的相親。 她坐在靜謐華麗的餐廳包廂,頻頻看向腕上的手錶,她雖然並不情願,但還是來了,卻想不到對方竟遲到了一個小時,連句話都冇有。 姚燁不願再等,打算起身離開,包廂門卻在這時被人從外麵推開。 她抬頭,眼眸中霎時映入一張熟悉的臉。 齊易桉變化不小,比起從前,整個人愈發讓人移不開眼,唯有那雙眼睛倒是不變,眼角細長,見人未語先笑,透著風流。 “好久不見,姚燁。”他說。 姚燁冇想到他還記得自己。 看著眼前骨節分明修長有力的手,她輕輕握上去,禮貌回答:“好久不見。” 寒暄完畢,姚燁正欲收回手,冇想到對方卻加了點力氣,讓她動彈不得。 對方掌心的溫度灼人,他說:“姚燁,就這兩天,把證領了吧。” 姚燁隻愣了幾秒,隨後點頭,緩緩開口:“那就今天吧。” 二人婚後約法三章。 姚燁拿著一式兩份的檔案放在桌上,指了指:“第一章,咱倆分房睡,互不打擾。” 齊易桉一本正經地點頭,立馬答應:“那是當然。” 看著對方簽了字,姚燁放下心,歡歡喜喜回了房間。 隻是她忘了一句話,男人的嘴,騙人的鬼。 以至於後來她被齊易桉壓在身下牢牢困住,才大驚不妙。 齊易桉看著眼前麵色緋紅目光閃躲的姑娘,眼眸中笑意更甚。 他手指緩緩劃過姚燁的嘴唇,身上溫度滾燙,隔著衣服,都讓姚燁心顫。 “齊易桉。”姚燁喊他一聲,尾音都有點抖。 齊易桉卻呼吸都亂了,喉結上下滾動。 他低頭在她臉頰吻了吻,聲音有些啞:“姚燁,這個世界上怎麼會有你這麼遲鈍的人啊。” 我從很久以前,就愛你啊。 風流混球X表麵甜妹 【文案釋出於2023.1.24已截圖】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 閱讀指南:一本不太一樣的先婚後愛文,作者狗血愛好者~ 私設頗多,切勿較真。 男女主都並非完美人設,介意慎入。 祝看文愉快。 愛與和平!!! wb:是糖鹽啊
  • 瘋哥哥總對我這樣那樣
  • 其他
  • 連載
  • 2024-05-27
  • 久而未聞,絕地天通。 眾生之苦,我分一瓢。 在極度熱望求道登仙的世界,坐擁登天梯的門派,享有至高無匹的崇高地位。 - 上界在靜默了四萬八千年後,終於迎來了一位飛昇者。 仙界小報記者聞訊而動,將話語權小心翼翼地交給這位神秘人物,“據某司瞭解,您在飛昇前是一介凡人,作為一日之間顛覆三界的主宰,您是如何走到今天的?” 避嫌的千層紗幕在少女手中輕巧地化為齏粉,她笑,“這冇什麼好遮掩的,我很樂意同大家分享關於飛昇的那些道與術—— 首先呢,要寬以待人,認真傾聽他人的苦惱,設身處地地感受和體會,在抗拒之前,要先對自己說不,對對方說’yes’,然後再給出解決方案。 第二呢,當旁人對你表達好感的時候,你不要先想方設法地拒絕,這多傷害人家幼小的心靈啊,你最好先接受,看看人家毛病出在哪裡,什麼情癡情種,你分析出來癥結,就會發現這冇什麼大不了的,大家都是場誤會! 第三……” 記者的筆停了,他突然覺得有些不對,小心地抬起頭來,試探道,“您……您覺得您這樣的行為……” 少女:“你是想說渣麼?” 無人敢點頭。 少女謙卑地微笑,“你要這麼說,那……我是。” 總想和我談戀愛的師哥X完全不在一個頻道的酷渣師妹 #寒暑百載無人問,一朝登仙天下知,可誰知我要的不是那潑天之貴——
  • 太子殿下是我的狸奴【重生】
  • 其他
  • 連載
  • 2024-05-27
  • 上一世聞令錯信他人,一頭紮進王府中,落得個親友慘死、眾叛親離的下場,最終含恨而終。 重生來過,她已頓悟平淡生活纔是真,不再試圖高攀王府、落入後宅鬥爭。 - 太子殿下謝瑾唯頭疾犯了突然昏迷過去,再睜眼竟附身在另一隻剛出生的幼貓身上。 更令他心生絕望的是,狸奴的主人整個京城出了名驕縱的大小姐聞令,將他牢牢帶在身邊,講兩句話便要親一親他。 謝瑾唯從開始的掙紮到逐漸麻木,卻也驚奇地發現,在她身邊自己不再頭疾。 - 突如其來的一場大雨,將聞令與太子殿下一乾人困在破廟內,聞令站在門前,苦惱驟雨何時會停,太子殿下上前有一搭冇一搭地勸她對狸奴好一些。 聯想到最近幾次她每將狸奴鬨醒,外頭就傳來太子殿下昏厥,再加之他總對貓格外上心。 聞令試探性地問:“殿下是我的狸奴?” 太子殿下整張臉噌一下地紅了,支支吾吾說不出半句話。 不出三日,滿京城便是二人的閒話。 - 聞令有一隻通身烏黑的狸奴,像是許願樹,無論是和他說什麼稀奇古怪的願望,都能陰差陽錯地實現。 於是聞令雙手合十:“希望往後餘生平安順遂。” 狸奴的眼珠如同寶石一般,微微閃動。 第二天皇宮內傳來訊息,將滿京城出了名驕縱的聞令封為太子妃。
  • 女配也要做女王[西幻]
  • 其他
  • 連載
  • 2024-05-27
  • 一覺醒來,克勞拉發現自己活在書中,還不止一本書。 第一本書的主角,她的兄長——伊登·德文希伯爵,書中描寫他有著天使般的容貌,見過他的人無一不為他傾倒。書中他將與幾位大人物糾纏拉扯,最終收穫完美的愛情。 凝視著這位毫無貴族禮儀、嘴角還殘留著用餐時果醬的伯爵閣下。克勞拉:fine,這些書可真不挑。 第二本書的主角,她的未婚夫——安德魯·卡爾·古斯塔,一位被詛咒的王子殿下。需要一位美麗善良的女子為他解除詛咒,為此他不得不辜負真愛,與克勞拉訂婚;詛咒解除後,他毅然決定重新追回此生摯愛,最終成為一段佳話。 克勞拉:你看我夠不夠惡毒。 而她克勞拉·德文希,僅僅是兩本書中共同的女配,不僅要為主角的愛情和事業添磚加瓦,必要時提供情緒價值;還要在主角們獲得幸福後,安靜退場。克勞拉一怒之下怒了一下。 為了改變書中她的結局,克勞拉被迫離開王都,帶著花瓶兄長一起回到伯爵領。 隻是劇情的發展逐漸變得不對勁起來—— 先是貼身女仆搖身一變變成女巫,請求她拯救被指控為女巫的無辜女孩們。 再是路邊隨手買的蠻族奴隸,宣誓誓死效忠於她,併爲她守護領地,四處征戰。 連情敵都跑來邀請她——一起打破父權限製,成為女王吧!克勞拉! 不就是成為女王嗎!什麼既定命運,書中劇情都見鬼去吧!這一次克勞拉要成為自己人生的掌權人! 排雷,後期女主會和未婚夫結婚,但僅僅是利用,未婚夫很快會下線。 女主事業線為主,前期天真戀愛腦貴族大小姐,後期帷幄運籌女王。 男主出現偏中期,沉默寡言型忠犬。
    • 1
    • 2
    • 3